top of page

My Favorite Boots #29


<Profile>

Jeff,Authentic Union Made 主理人,美式經典風格重度愛好者。將White’s Boots, Alden, Schott, 以及Filson等美式經典品牌引進台灣。咖啡及雪茄為日常精神糧食,偶爾打打小白球。

 

► My Favorite Boots


(點選縮圖可放大)

 

Authentic Union Made為台灣最早經銷White’s Boots,Filson以及Alden的店家之一,而Authentic Union Made背後的那個男人就是傑夫哥。傑夫哥平日繁忙且多在台中,好不容易被我們逮到在台北,而且剛好還有空跟我們聊聊,自然不能放過這個為我們M. F. B. 讀者謀福利的機會,馬上把傑夫哥的時間定下來接受我們的嚴刑拷問,啊,不是,是接受我們的專訪啦!


想知道傑夫哥是如何從玩家,到幫同好代購美式靴,再到開設實體店面的這段歷程以及心路轉折嗎?想知道傑夫哥如何看待heritage style這十年的大起大落,以及經營Authentic Union Made的心酸血淚史嗎?趕緊往下看吧!



Interview  


** 請注意:於三級警戒前採訪攝影,故採訪者與受訪者皆未戴口罩 **


– 以下訪談以"阿詠"代稱Dr. Sole主理人 –


阿詠:今天要分享的九雙靴子中,最有意義的是哪一雙?為什麼呢?


Jeff:最有意義的一雙就是這雙White’s Boots的Semi-dress。這雙Semi-dress是我目前身邊保留下來跟我最久的一雙鞋。這雙鞋背後有一個故事可以跟大家分享,聽完之後就可以了解為何這雙對我而言意義非凡。


早期的玩家應該知道,我早年曾旅居美國西北部的奧勒岡州,也因為地利之宜,我非常容易接洽一些位於美國西北區,也就是所謂Pacific Northwest地區的品牌,如Wesco,Danner,還有White’s Boots等。因為這些品牌在當時在台灣都還沒人經銷,所以我便開始幫台灣的同好們代購這些品牌的靴子。


那時候只是出於興趣與喜好幫大家訂鞋子,但是代購了幾年,規模到了一定程度後,我認為是時候往前邁進,該認真談個經銷權了。在幫大家代購鞋子的這鞋年來,我發現我最喜歡White’s Boots,也因此White’s Boots就是我第一個想要去洽談經銷的品牌。


我永遠記得我興致高昂的寫了email過去洽談經銷,沒想到收到的回應竟是被打槍。打槍的原因是當時White’s除了美國本土以外的海外經銷權全被日本當時的代理商Wild Goose Outfitters拿走;也就是說海外的訂單全要由日本來經手。現在聽起來有點誇張,但我完全可以理解,因為White’s Boots當時其實還是一個很傳統的local brand,他們當時最重要服務的客群還是那些美國當地的森林消防員,伐木工人,獵人等的藍領階級,這是他們的heritage。當時他們並還沒有一個全球化經營的概念,加上當時海外的訂單也只有來自日本,自然也就把海外經銷全放給日本,因為他們在當時真的認為除了日本以外,不會有其他國家的消費者會買他們家的鞋子。


但當時的我也是一股傻勁,你email拒絕我,我就當面跟你談。當下毅然決然決定從當時居住的奧勒岡州的尤金市(Eugene)開車前往White’s總部的所在地 - 華盛頓州的斯波肯市(Spokane) - 面對面的跟White’s的管理階層洽談。或許是見面三分情,也可能是當面的對談更能表達我的想法,White’s Boots最終還是答應把台灣的經銷權放給我。雖然還是有些附加條件,包括日本限定的款式我們不能訂購等,他們是希望我們儘量從美國現有的款式中去稍加變化就好,這樣他們比較好跟日本交代。即使這樣,能夠順利拿下White’s Boots的經銷權對我而言真的是一個里程碑。我們很少對外這樣宣傳,但其實我們是White’s Boots除了日本以外的第一個海外經銷點。


回到這雙Semi-dress,這雙Semi-dress就是我成為White’s Boots的正式經銷商後,下給他們的首批25雙訂單中的其中一雙,首批訂單中一定要留一雙給自己自肥(笑)。使用Dress Brown皮革,Vibram 430大底,外型基本,沒有太華麗的配置,但是對我而言卻是無比珍貴。這雙鞋我換了幾次跟,大底還沒換過,這些年我基本上已經不太穿它了,因為我認為它現在的舊化的樣子已經是我認為最美的樣子,而且現在要我去幫這雙Semi-dress換底,我也會捨不得,因為感覺會讓我心目中那段很美的回憶有點被破壞的感覺,不知道這樣講大家可不可以理解。最後,我這邊要跟大家說我真的超愛Dress Brown這塊皮革,耐操,茶芯炸裂的舊化又美。真的推薦!


阿詠:第一雙heritage風格的皮鞋靴是哪一雙呢?在什麼因緣際會下購入呢?


Jeff:這個也是一個很有趣的故事。


記得當時想買我的第一雙正統工作靴,決定要買Wesco。雖然那段時期住在奧勒岡州,跟Danner以及Wesco的根據地位於同一州,但是我住的尤金市跟Danner的所在地 - 波特蘭市 (Portland) 以及Wesco的所在地 - 斯卡普斯市 (Scappoose) 仍是有一大段開車的距離。便上網查了離我家最近的Wesco經銷點。查了發現我家附近的春田市 (Springfield) 就有一個點。尤金市跟春田市是twin city,所以真的很近。


我記得那家店的店名叫Roberts Supply,為什麼會這麼印象深刻呢?因為我開車到了那家店後,真的嚇了一跳;它不是我認知中的鞋子店,或是服飾店,而是一間賣五金工具的hardware shop!裡頭賣的東西琳瑯滿目,舉凡電鑽,電鋸,工作梯,安全帽,鐵鎚等的工具以及設備都有。而Wesco的工作靴也是店內販售的工作設備之一。店內有販售的Wesco其實也只有一個款式,就是Jobmaster。最酷的是,我從他們的庫存中竟還挖出早期菱形鋼印的Jobmaster,這雙鞋在他們的庫存中堆放已久,我也以不錯的價格買到,記得是270還280美金之類的。


買了想買的Jobmaster後,我還詢問了店員可不可以幫忙訂購Wesco的其他款式,如工程師靴的Boss,沒想到店家竟然不知道Wesco有出Boss這個款式的靴子;他們以為Wesco只有Jobmaster這個款式!他們現場打電話跟Wesco詢問才知道原來還有Boss這款靴。此外,記得Boss的價格那時候也才300美金出頭而已。總之,這就是我買到第一雙正統工作靴的過程,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很有趣。


這段過程,其實也讓我想到過去挖寶的經歷。以前常去Military Surplus或是Salvation Army Thrift Store等的二手公益商店中挖到不錯的東西,例如狀況不錯的Red Wing,還是美製的Levi’s牛仔褲等。好幾次去時都會碰到一些日本人在掃貨,他們就是所謂的古著獵人。他們常在美國各個城鎮的二手公益商店,或是無人光顧的老舊商店中挖掘古著,批回日本販售。他們可能可以用5元美金買到一件美製的501,然後翻個好幾倍賣給日本古著店。那時候我在五金行中買到菱形鋼印的Wesco真的有挖到寶的感覺!


阿詠:決定要買一雙鞋的時候,最重要的決定因素是什麼?


Jeff:對我而言,最重要的因素有兩個:


第一個就是「舒適」。如果一雙鞋穿起來不舒適,那其他附加的價值,例如外型好看,好皮革,好鞋底等,其實就都沒太大意義。


一雙鞋要穿起來舒適,最重要的就是楦頭。這也是當初我們為什麼會帶Alden的原因。因為Alden的原廠提供了各式的楦頭,各式的尺寸寬度來滿足各種腳型的客人。Alden在美國當地最重要的客群之一就是業務人員(salesman),Alden希望穿他們家鞋子的salesman在跑一整天業務後,還可以穿著同一雙鞋吃飯跳舞,維持一整天的舒適度!



第二個我重視的因素就是「功能性」。我們店裡賣的大部份品牌其實都有一個特點,就是他們多是經過所謂的field test。這些靴子是真的讓這些工人穿在實際工作場所,提供保護性。雖然這些功能性,我們在現在日常也許用不太到,但是對我而言,這些功能性其實就是工作靴之所以被稱為工作靴的最重要原因。


講到這個就讓我想到Danner。Danner曾經在我的心目中是最理想的工作靴樣貌,因為它在提供功能性的同時又能兼具舒適性。而且Danner也是個真正經過各種類別消費者實地測試的品牌。不論是work,military,outdoor,還是hunting等系列,都有其代表作品。我當初也是真的了解Danner的品牌DNA跟看上它的潛力才引進台灣市場的。但是很可惜的是Danner在易主給日本ABC-mart後,台灣市場也就只能放給台灣的ABC-mart。我現在想想還是覺得很可惜。


Danner Mountain Light Cascade 鞋款示意圖

阿詠:最近有什麼想買的鞋子?或是有什麼鞋子想入手卻沒機會入手的呢?


Jeff:老實說,目前市面上還真的沒有什麼想買的鞋了。但是,我還是很想到John Lobb的英國本店體驗bespoke全量腳訂製的服務。想要的其實不是鞋子本身,而是想要體驗服務,並在John Lobb擁有專屬自己量腳數據的楦頭。


阿詠:從早期在網路上幫台灣同行訂購Wesco,White’s Boots等靴子,有沒有什麼特別有趣的經歷可以跟我們分享的?


Jeff:其實從代購開始我真的認識了很多好客人,很多現在也都變成好朋友,我們可能有同樣的興趣,如品雪茄,品酒,喝咖啡,聊車等,等於是我們透過靴子的買賣來搭上線。這是我從代購中所獲得最珍貴的東西!


另外,在以往的代購經歷中,我幫了很多台灣的男性消費者量過腳,也因此從代購中得到的另一個收穫是我擁有了許多台灣男性消費者的量腳數據。從這些量腳數據中,我可以了解什麼樣的楦型比較適合台灣市場。當然,每個人的腳型都不盡相同,但是有了這些數據,在我們訂購現貨鞋時一定有幫助。例如,我們在訂購Alden時或儘量使用Barrie以及Trubalance這兩款楦頭,因為這兩款楦最符合台灣大部份的男性的腳型。我剛剛也有提到,舒適性是我在買鞋時最重視的因素之一。我希望提供給台灣消費者的也是能夠穿著舒適的鞋子。


阿詠:後來是什麼樣的動機讓您決定開設實體店面?


Jeff:其實我在開實體店面之前,我曾經試過寄賣。就是把我訂的一些鞋子跟經銷的商品,在其他店家賣,採用抽成的方式來跟寄賣店家拆利潤。但是,我很重視客戶服務,我發現寄賣的過程中,有很多地方是我無法管控的。我便開始慎重考慮要有間自己的實體店面,我可以完全掌控服務流程,提供滿意的商品與服務給我的客人。其實現在想想,這整個流程是很自然而然會發生的。


阿詠:從Authentic所經銷的品牌中,包括White’s Boots,Filson,Alden,Schott等,還有早期的Danner,Naked & Famous都是一些非常經典且風格顯著。想請問傑夫哥在選貨時,是用什麼樣的標準來決定要帶什麼的品牌或進貨的?



Jeff:我選品牌的標準其實不多,但真的能達到我要求的品牌卻是寥寥可數。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authentic,就跟我們的店名一樣。什麼是authentic呢?就是這些品牌的商品都一定要具有功能性,而且都能真的經過消費者的field test後還能存活下來的品牌。如White’s Boots的Smoke Jumper就真的是通過森林消防員專用靴的各種測試而成為標準部品;Filson每年都從真實使用者身上獲取回饋,來讓它們的商品能更加精進;Schott的皮衣歷經百年的測試成為皮衣的代名詞等。這些品牌都是authentic,它們都是”the real deal”,而不是只是讓消費者為了外表穿個樣子就夠了。


阿詠:最近有沒有什麼新品牌有引起您的關注?


Jeff:有個我覺得很值得推薦給大家,我們店裡即將引進了一個來自加拿大的正統工作服品牌 - Tough Duck。雖然它不是什麼新興品牌,但台灣消費者對它應該十分陌生。Tough Duck的主要客群也是那些真正的藍領工人,調性跟我們店裡引進的品牌十分相近,產品十分堅固耐用,價格也平易近人。再請大家多關注我們FB粉絲團的消息囉!


(編按:訪談時Tough Duck仍未到貨,但目前已經上架,有興趣的朋友歡迎跟Authentic Union Made洽詢)


阿詠:在台灣經營Heritage Style的這十幾年間,您認為最大的成就跟最大的困境各是什麼?



Jeff:我認為2008年到2018年是heritage style的黃金十年。這十年間我們看到了不少新興品牌的崛起,如Rising Sun,Tellason之類的品牌;也看到了許多老品牌的重新復甦並走上國際,如White’s,Wesco以及Wolverine的1000 Mile系列等。我躬逢其盛剛好搭上這黃金十年,並跟著heritage style興起又走下坡。對我而言,Cone Mills在2017年關閉了它的White Oak產線,是個警訊,也正式敲響了heritage style的喪鐘。Heritage Style就本質上來看應該是一個經典,但目前看來它就是一個有流行性的trend,這個跟我們的認知有點差異。所以目前最大的困境以及我們要努力的方向是如何讓heritage style真的變成一種經典。


然後,這幾年快時尚的普及也對已經在走下坡的heritage市場給予重重的一擊。對我而言,快時尚的品牌就是讓消費者穿個樣子而存在的。我們可以在Uniqlo用台幣2000不到的價格買到有赤耳布邊的牛仔褲,但是穿Uniqlo的爽感絕對不比我們買到一件用正宗Cone Mills的White Oak布料製成的LVC丹寧褲。這就是authentic品牌跟快時尚品牌的最大差異。快時尚品牌的出現對於我們的生意是有莫大影響的,因為有許多的消費者他們所要的就是「樣子」而已;有沒有百年歷史或是有沒有field test,他們沒那麼在乎。


另外我必須說,台灣的氣候多少影響了heritage style的推廣。我們不像歐美或日本擁有比較長的冬天,在推廣這類衣物以及靴子時的確會多了一些難度。


阿詠:有什麼未來展望或是心中有沒有一個新的目標想跟讀者分享的呢?


Jeff:在我的心目中其實有一個未來新型店面的藍圖。我們會將主題放在urban outdoor上。因為氣候以及多山環境的關係,其實機能性的衣物在台灣市場是有很大潛力的。而這這個新店面所販售的衣物都會是針對台灣環境跟氣候所需來引進。在以前,我們或許會認為某個品牌很棒,要把它引進來台灣,但是沒有考慮到台灣的氣候適不適合這類商品。例如,我們曾經引進也是來自Oregon的Pendleton羊毛製品,但忽略了台灣氣候對於羊毛製品的不友善,導致產品推廣受阻。


而且我們不再單打獨鬥,我們希望可以跟台灣的店家合作,只要是適合我們店裡風格的商品,即使是別人代理經銷的品牌,我們也會去洽談合作在我們店裡販售。在以往店家間多半是競業關係,但是如果店家間關係不好,對於整體市場的發展是負面的。我們希望未來是能以合作來代替競爭。



我們也希望能多與台灣在地的職人合作開發商品。其實這點我們從以前到現在都一直有在進行,我們跟台灣手工皮件品牌Glory Days,Ken Guranteed,還有Tim Leather都有合作。近日我們跟Tim Leather開發no. 4號色Horween Shell Cordovan的皮夾也剛上市不久。期許未來也能夠朝著urban outdoor這樣的風格來開發新產品。


訪後心得


訪談中,我們可以滿滿感受到傑夫哥對於美式風格的熱情與堅持。每次做完M. F. B. 訪談後,其實都會讓我們有一種被充飽電的感覺。也真的由衷的感激這些訪談者的無私分享,看著許多人仍然為著自己的熱情在努力,我們也會對heritage style的未來更有信心。

댓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