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M. F. B. - 中山區特輯Vol. 01: OAK ROOM


a man sit on a chair

Profile


Steve

1990年出生,高雄人。2014年進入經典男裝選品店 - OAK ROOM - 擔任第一線銷售人員。為提供客人高級皮鞋保養服務,自學皮鞋拋光保養,並在2018年參加日本銀座擦鞋錦標賽並進入決賽名單。現為OAK ROOM負責人。


Fun Facts about Me

Q1: 最喜歡的料理?

A1: 切仔麵、陽春麵、涼麵、廣東粥、鹽水雞、火鍋、海苔


Q2: 最喜歡的飲品?

A2: 如果是每天一定要喝的應該是酒


Q3: 最喜歡的城市?

A3: 花蓮、台東、高雄、沖繩、東京、義大利的任何城市


Q4: 疫情後最想去的地方?

A4: 有海的地方都想去


Q5: 有沒有偶像或尊敬的對象?

A5: 沒有特定對象


Q6: 人生座右銘?

A6: 熱愛你所做的事,如果還沒有找到,就繼續找,不要放棄!


Q7: 未來的夢想或生涯規劃?

A7: 繼續分享喜歡的人事物給大家,也希望大家分享給我!


Introduction



因為引進Alden, Crockett & Jones, Edward Green, 以及Carmina等高級皮鞋品牌,自2014年開店以來,OAK ROOM在皮鞋同好間始終保有一定的討論熱度。在2020年時,OAK ROOM將店面自信義區BELLAVITA百貨,遷至中山區的獨立路面店。某種程度來說,OAK ROOM與Dr. Sole也是鄰居。為了展現我們敦親睦鄰的精神,當然要邀約OAK ROOM來場訪談!


現任的負責人Steve百無禁忌的跟我們聊他進入經典男裝領域的歷程,以及他多年擔任銷售人員的有趣故事,相當引人入勝。我們一起往下看吧!


 

– 以下訪談以"阿詠"代稱Dr. Sole主理人 –

►Start!


阿詠:可以稍微介紹一下OAK ROOM是一間甚麼樣的店家呢?

 

Steve: OAK ROOM是由一名日本華僑Robin創立的經典男裝選品店。當初Robin從日本回來台灣時,發現台灣市場能給予男性消費者的經典男裝品牌選項非常少,比日本製的壓縮機還要稀少。在日本,經典男裝不僅是一個大市場,更早已形成一個文化。於是他便希望能成為經典男裝在台灣的pioneer。


OAK ROOM進駐BELLAVITA時的模樣(照片取自OAK ROOM臉書)

於是OAK ROOM於2014年創立,並選擇進駐台北信義區的精品百貨BELLAVITA,與其他的一線國際精品同處一個賣場,將其引進的品牌拉抬至一線品牌的水平。而我則是Robin在招募團隊時的第一名夥伴,自2014年開店以來,我一直都在第一線服務客人。


2020年5月,為了創造一個更舒適的購物環境,我們將店面遷移至中山區的獨立路面店至今。


OAK ROOM店內主打的是強調職人工匠精神的鞋靴以及皮件品牌,如美國的Alden,還有英國的Crockett & Jones,Edward Green等。店內亦有引進經典的男性服飾及配件,如英國皇家認證的Corgi襪子,日本的Resolute丹寧褲等。除了成品服飾外,店內亦有訂製西服的服務。此外,我們更有提供皮鞋的保養及拋光的服務,讓皮鞋玩家們不用出國也可以讓愛鞋享有等同日本職人提供的高級養護服務。



阿詠:身為OAK ROOM的天字第一號員工,目前已是合夥人更掛名公司負責人,當初是甚麼因緣際會下進入OAK ROOM的呢?


Steve: 我在加入OAK ROOM團隊前在精品業做了好幾年的Part-time。當初會進入精品業,其實理由很簡單,我想找一份可以穿襯衫上班的打工,所以就去應徵了。沒想到一做就做了好幾年(笑)。


在精品業工作的那段時間,我將精品業的服務流程,包括客服,銷售,以及背後的進貨物流大致打下一定的基礎。打工幾年後,正好需要一個正職的工作,當下想法也很單純,既然都在精品業打滾這麼久了,就繼續往同領域的職場繼續深耕。正好看到一個叫OAK ROOM經典男裝店要進駐人稱貴婦百貨的BELLAVITA,想說試試看。說起來有點慚愧,我當時對於甚麼是「經典男裝」一點概念也沒有,對於OAK ROOM進的品牌更是一個也不認識。但我還是被叫去面試了。


面試過程中還蠻出乎意料的,因為從頭到尾幾乎都是我在發表意見(笑)。


Robin畢竟長年旅居日本,對於台灣的市場型態比較不熟,我當下也就努力分享我過去幾年在精品業的經驗給他參考。面試完當下其實我也是沒有太大的信心可以獲得這份工作,畢竟我連店裡要賣的一個牌子都不認識啊!但是,又再次出乎意料的,我隔天就收到電話要我去上班了。


坦白說真是有點硬著頭皮去上班的,因為我的皮鞋經驗值幾乎是零,一開始只能靠自己努力去各個品牌的官方網站,死背各種型號以及相關的數據資訊等。當然也一定會遭遇到客人的「踢館」;有許多的客人其實都是資深玩家,他們是真的抱持著要交流的心態來我們店裡。其實這也是我可以學習的一個大好機會,碰到不懂的,我就問客人,其實玩家們也多是不吝於分享的。透過與客人的持續彼此精進與交流,我跟許多客人變成了朋友!


阿詠:學習的過程中,勢必要多方嘗試,當時的薪水是不是很多都「進貢」給公司了?


Steve: 你說的沒錯(笑)!


其實這回到銷售的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如果你連自己都說服不了,要如何說服客人?而且OAK ROOM裡頭賣的皮鞋品牌,真的是要親自體驗過才會知道它的好。我們有真的實際穿過,在跟客人介紹時,也會更有說服力,讓客人信服。

Carmina loafers

我的第一個月薪資基本上全部都用在買我在OAK ROOM的第一雙鞋,是Carmina的loafers。但因爲店內有太多的商品是我需要嘗試體驗的,不僅是鞋子,還有其他的服飾,飾品等。我後來跟Robin達成協議,在一定額度內,我購買店裡商品時可以透過分期來支付。這真的是為了增加銷售時的說服力,可不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購物慾…好啦,有一點滿足私欲的成份(笑)。但我確實是透過這樣的方法將店裏的品牌都試過一輪,從中也得以知道每個品牌產品的特性,哪些適合我,哪些不適合。真的把這些東西內化後,在跟客人介紹時也會更有自信。


阿詠:你曾經去日本參加皮鞋保養比賽,並獲得不錯的名次,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你是如何投入皮鞋保養的整個歷程嗎?


2018銀座擦鞋錦標賽時成果展示

Steve: Robin在日本時,他的皮鞋都是給曾獲得世界擦鞋冠軍的長谷川裕也(Yuya Hasegawa)保養,我們店裡也有引進長谷川先生的Brift H保養品。透過他的引薦,我也因此有幸去日本進修皮鞋保養拋光這門藝術。


其實這是一個很自然的過程。我們的客人一直以來都有皮鞋保養的需求,與其交給別人來處理,何不我們自己親手來提供服務?


還記得剛剛練成鏡面時,我近乎偏執的把我每一雙可以拋光的鞋子都拋成鏡面的,當下也是無比滿足,覺得自己很厲害。但是後來再更進一步的專研才發現鏡面並不是適合每一種鞋子;有些鞋子只需要帶有些許的光澤就很有質感,還有哪些部位應該要呈現出帶有漸層的光澤等。所以現在我會看鞋款來決定怎麼來呈現這雙鞋子的美。


也難怪在日本,「擦皮鞋」也是一種職人,他們甚至會舉辦比賽,讓全國的職人來切磋一決高下。我也有幸在2018年時,代表OAK ROOM參加銀座擦鞋錦標賽(Ginza Shoe Shine Festa 2018), 也是該年唯一非日本籍的參賽選手。雖然沒有拿到最佳名次,但是那次的經驗也讓我獲益良多,也讓我更有信心將不輸日本職人的擦鞋服務帶給台灣的消費者。


參加2018銀座擦鞋錦標賽的Steve

在疫情前我們也會在店內辦皮鞋保養講座,讓客人帶自己的皮鞋來我們店裡一起擦鞋。




阿詠:我們之前也辦過類似的保養講座,跟你們不一樣的是,我們是保養靴子。下次你們有辦的話,我也有興趣參加!


Steve: 歡迎歡迎,不要來踢館就好(笑)!


阿詠:沒有要踢館啦!真的是為了相互學習。畢竟皮鞋工靴本為一家,我們也有蠻多客人都是在OAK ROOM買Alden的。那請問你目前最喜歡的鞋子品牌是甚麼?為什麼?


Steve: Edward Green 是目前為止我穿起來最舒適,工藝的展現也是頂級中的頂級的品牌,因此第一直覺就想到它。


但我也要特別提一下Alden,以非MTO成品鞋的品牌來說,Alden的舒適性也非常棒。早期美國的Alden業務在美國跑業務時,曾經標榜過:「不論什麼腳型以及尺寸,都可以從Alden裡的楦頭庫中挑出最適合你的腳的楦頭。」Alden的楦頭選擇是業界數一數二多的,同一款楦頭中,提供的尺寸選擇也是業界之最。不論大腳小腳,窄腳寬腳,高腳背還是扁腳背,Alden能滿足各種需求的腳型。大家對於Alden普遍的第一印象就是shell cordovan,但楦頭這點我覺得是Alden跟其他品牌間最大的差異性。


提到馬臀皮(shell cordovan),我也可以稍微講一下我對馬臀皮的看法。其實我不是很喜歡幫馬臀皮拋光。原因是它本身是沒有帶毛孔的一種皮革,本身已經自帶光澤了。我比較喜歡在仍然帶有毛孔的皮革上做保養拋光。這純屬個人偏好,像我賣了這麼久的Alden,也才終於在前一陣子「勉強」說服自己購入我的第一雙馬臀皮的Alden(笑)。


此外,我也要特別提一下我們店裡也有賣的Saint Crispin’s。Saint Crispin’s是工坊設在羅馬尼亞的奧地利品牌,主要是以提供MTO (made-to-order)的客製鞋。Saint Crispin’s能夠選配的MTO選擇非常多,也很有彈性,價格更是相對可接受。我這邊有一雙MTO的牛津鞋,這雙鞋從原廠設定的配置中,總共調整了13個項目,原廠也是可以按照我的需求來製作。收到鞋子時的爽度非常高!



阿詠:今天帶來的款式好像多以鞋子為主,只有一雙是短筒的chukka boots,靴子是不是你比較少接觸的品項?


Edward Green Unlined Chukka Boots

Steve: 我曾經在一次車禍中傷了腳踝,從那之後我再也無法穿高過腳踝的鞋子了。今天帶來的這雙Edward Green unlined的Chukka也是因為沒有內裡,桶身的皮革非常軟,我偶爾還是可以穿。不然我偶爾也會想跟你們一樣穿著帥氣的靴子啊!


阿詠:今天帶來的鞋子中對你而言最有意義的是哪一雙呢?


Steve: 是這雙日本Scotch Grain的孟克鞋。這雙鞋是我當初進入銀座擦鞋錦標賽決賽的獎品,所以對我而言意義非凡!只是很可惜的是,這雙鞋的尺寸太小了,導致我現在根本沒法穿。


當初主辦單位也有讓我們試穿,當下試穿時我覺得非常合腳,但考慮到穿一陣子還會再馴開,便想說沒問題。但是我沒有將當時的氣溫納入考量。當時是冬天,氣溫大概是5度上下,因為熱脹冷縮,我的腳是比再台灣時還要再小一點的。回到台灣後想要穿才驚覺尺寸足足小了近一個整碼!雖然沒辦法穿,但就把它擺著當作一個trophy。



另外,我也想要特別提到這一雙Baudoin & Lounge的流蘇樂福鞋。這雙樂福鞋非常好穿,我之前非常常穿,也因此舊化得非常有自己的味道。尤其是你看這個左腳的鞋頭都已經往上翻,這是因為客人在試穿鞋子時,我常常必須蹲下幫客人綁鞋帶,確認尺寸,這是久蹲所形成的效果。皮面褪色了我也不去補色,刻意留下明顯的使用痕跡。鞋子也因我的工作以及生活型態有著獨一無二的舊化,我覺得非常吸引人!


後來,我特別又再買了一雙新的一摸一樣的款式。把新舊兩雙放在一起對比就非常明顯。



阿詠:你是純皮底派,還是貼膠底派?


Steve: 我是皮底派。因為我真的覺得皮底鞋的腳感跟透氣度非常好。所以基本上原廠設定如果是皮底的話,我都會保留原本的皮底,頂多就是在鞋頭加鐵片。


另外,不知道為什麼我穿的膠底都覺得很死硬。


阿詠:我的猜測是可能你的鞋大多是英國鞋。以我的修鞋經驗來看,大部份的英國橡膠鞋底都偏硬,不管是Dainite, Commando, 還是Ridgeway的鞋底都一樣,或許是這樣才會讓你有膠底偏硬的既定印象。


Steve: 原來如此。


阿詠:聊完鞋子,來聊聊經營層面的話題吧!OAK ROOM最早進駐BELLAVITA百貨,到2020年時搬至中山的獨立店面,從專櫃到路面店最大的差異是甚麼?


OAK ROOM中山店面(照片取自OAK ROOM臉書)

Steve: 我覺得搬到目前的路面店最大的好處是來店裏的客人都是做過功課的客人。他們大概都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麼,目的性消費的比例也增加了不少。另外,我們現在店的二樓有個開放空間,讓我們日後要辦活動也更加方便。


以前在BELLAVITA時,你也知道BELLAVITA的外號叫「貴婦百貨」,會有比較多過路的女性客人,但是因為我們賣的是男裝,其實就要花比較多的心力來介紹我們在賣什麼。的確也是會碰到一些剛好要買東西給老公或男朋友的女性客人。因為要買禮物,她們的消費力也比較高。這大概是在BELLAVITA最大的好處。


阿詠:剛搬店那段時間,碰到Covid-19疫情的考驗,疫情對於新店面的影響為何?


Steve: 剛開始的時候的確會有影響,而且我們又剛搬到一個新的店面,心裡多少也會慌。但是後來發現好像影響也沒有那麼大。我覺得是因為疫情期間大家都不能出國,客人便會選擇在國內消費。我們有蠻多客人定期都會出國購物的,疫情期間不能出國,反而來我們店裡消費的頻率高於疫情前。這點我也是始料未及。


阿詠:從2014入行到現在,有沒有甚麼有趣的客服經驗可以跟我們分享的呢?


Steve: 有一位客人我非常印象深刻。早些年還在BELLAVITA時,有一個男性客人進來就問:「有沒有我尺寸的鞋子?」我問他平常穿什麼尺寸,他的尺寸大概是男碼的4號半到5號左右,小於一般男性品牌成品鞋會出的尺寸,必須要透過MTO的訂製流程才會有貨。我說要訂才會有,他也沒說什麼就離開了。接下來的兩三年,他仍時不時會來店裡,一樣問有沒有他可以穿的鞋子,我也都回說要預訂才有。


直到有一次他又出現,而那一週剛好我們店裡在舉辦Edward Green的訂製會。他一進來一樣就問有沒有他能穿的鞋子。這次總算找到把他留下的機會。


我說:「哥,我們店裡剛好在辦訂製會,英國原廠的人都來了,而且現在場剛好全尺寸的試穿鞋,您要不要試試?」


他又問:「訂一雙要等多久?」


我回說:「三到六個月左右。」


接著他說了一句我足足等了三年的話:「好吧,都來三年了,一雙鞋子都沒買,這次不訂的話可能以後也一樣買不到。」


就這樣他試穿了他認為合適的尺寸,就急著要下訂了。但我堅持他再多穿一會,多踩一踩,站起來走一走,多感受一下。很多客人坐著穿覺得合腳就認為OK,但我一定會讓客人多花點時間感受,尤其要站起來走幾步路,這樣才能發現哪些地方可能會壓腳。


就這樣我花了一些時間協助他挑選合適的尺寸,也跟他留了資料,往後我們要跟任何品牌下單時會聯絡他,他可以來店看目錄,如果有喜歡的鞋款我們就可以下單時,連同他的特殊尺寸一起下單給原廠。此次之後,他也陸續跟我們訂了好幾雙鞋。


另一個有趣的客服經驗是我曾經被客人邀約去他家幫他所有的鞋子做保養,保養期間他可以包吃包住。這個客人的鞋子收藏驚人,是用一間房子專門來儲放鞋子的。但我沒有接下這個case。


阿詠:這麼聽下來,你相當重視跟客人直接面對面交流的這個過程。


Steve: 沒錯。除了面對面協助客人找到合適的產品外,客人們也是很重要的消息來源;我蠻多的最新訊息都是從客人那邊獲得的。哪個牌子又出了什麼東西,或是客人穿了一個不錯但我從來不知道的品牌等。而且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你只要稍微一點沒有更新,很容易就沒跟上。我其實除了OAK ROOM外,我還有經營一間酒吧(Gato Bonheur Bar & Jazz Lounge),這一陣子花比較多時間在酒吧,回來OAK ROOM就會發現我已經落了一些新資訊了。


對於重視面對面溝通的這一點,不僅只是以一個店家的身份,即使是身為消費者的身份,我也是一樣很重視。所以我不太在網路上買東西;我身上的東西都是我看到實品才買的。的確在網路上可以找到比實體店家更便宜的商品,但是店家與客人之間面對面的互動,以及店家可以提供的額外服務,例如我們的皮鞋保養服務,是網路無法達到的。我甚至認為以OAK ROOM提供的售後服務來說,我們的定價在台灣市場來看是相對親民的。


阿詠:你如何看待客人把實體店面當作試穿的地方,然後回過頭卻在網路購買這件事?


Steve: 這種事我們碰多了,已經見怪不怪,也無法預防。但是,不管客人來的目的是什麼,我們身為店家只能提供我們最好的服務給客人。我相信還是有不少來我們店的客人本來是只想來店裡試穿,回家再去網路買的,但是來店裡感受到我們的服務後,便改變主意直接現場帶走商品。


其實也很高興我們的客人蠻多都是跟我同一個陣線,非常重視面對面交流以及實體店家體驗的。我們賣的價格比較高,但是我們理直氣壯,我覺得這也是身為一個實體店家應該要展現出來的態度。


但是真的有太多外縣市的客人跟我們反映他們真的不方便到店裡來,所以我們也在規劃我們的網路商店。如何將網路商店維持OAK ROOM實體店面一致的精緻服務是我們正在努力的方向。


阿詠:店家的態度以及服務顧客有時候是否是會相互牴觸呢?


Steve: 確實有時候兩者是會有衝突的。我這邊舉一個例子。


曾經有一對情侶走進我們店裡便口沫橫飛的跟女伴介紹我們店裡的商品,他想在女伴面前展現他懂得非常多,但是他講的許多訊息有些是錯的。如果身為一個專業的店家,是否要當面指正他的錯誤呢?


碰到這種情況,我會這麼處理:我會先稱讚男客人非常專業,並就他剛剛講的正確的資訊給予他讚賞。稱讚完之後,便順水推舟的「假裝」重覆他剛剛講錯的部份,只是這次我會提供正確的訊息,讓他以為他講的就是正確的訊息。這樣一來,就可以同時做球給男性客人,也順利的將正確的產品資訊傳遞給客人。



阿詠:這招真是高招!最後再請問OAK ROOM未來的走向會有甚麼新的調整嗎?


Steve: 我希望OAK ROOM以後可以更專注在鞋子上,成為皮鞋的專門店。也會考慮再引進其他的牌子進來。


阿詠:感謝Steve接受我們的採訪。


Steve: 感謝你們今天蒞臨。


►Conclusion



2020年時,OAK ROOM自BELLAVITA搬到台北市中山區的獨立路面店後,雖然離Dr. Sole更近了,但我反而一直沒有機會去逛逛。在此次的採訪前,其實我對OAK ROOM的印象仍然停留在那間進駐在精品百貨BELLAVITA地下一樓,稍微帶點距離感的高級皮鞋店。


但在透過這次的採訪實際造訪了”OAK ROOM 2.0”。在現任負責人Steve親切的導覽下,再佐以午後中山區撒進店裡的陽光,我覺得OAK ROOM不再像我印象中那麼的冷冽疏遠。


最後,實際走訪了中山區,我們發現其實有蠻多有趣,且值得分享的店家隱身在中山區的巷弄中。之後我們也會持續探訪這些店家,跟店主們聊聊他們的皮鞋靴、個人蒐藏、人生歷練等等,來個M. F. B. 的中山區特輯,還請大家期待一下!

Opmerkingen


bottom of page